十二使徒是先知吗?如果不是那么有什么区别?

已邀请:

约旦河石

赞同来自:

【弗2:20】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启21:14】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教会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当然耶稣基督才是最根本的真正的根基。使徒和先知是有区别的。而使徒也不是能够随便叫的。我们通常说使徒,都是指新约的耶稣拣选的十二使徒。

先知,是为神说话的人。先知和使徒有不同的职分。


节选唐崇荣牧师关于这个主题的讲道如下:


「使徒」与「先知」的职分超越其它三个职分
使徒是谁?就是被基督亲自差派的人,基督也拣选其中一些人来写下新约圣经,这些人就是使徒。先知是谁?先知是主自己的灵从天感动、呼召的一群人,他们清楚上帝的选召,在以色列民族中间服事上帝的话语,作代言、传言的人;他们中间也有一些人是被拣选来写下圣经的。这样,使徒与先知的职分都有上帝亲自的呼召,其中有一些人还有写下圣经的权柄。上帝赐给教会,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我先讲这两个职分,因为这两个职分太重要了。为什么这两个职分特别重要呢?因为这两个职分是连系教会存在的真正基础。

上帝在教会中间赐下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但是这五大职分中间前两个职分是最优越的、最特别的,是其它三个职分不能比的。为什么呢?因为其它三个职分所做的事奉和所有的功用,是要根据这两个职分所写下的记录。所以传福音的,要传「使徒所写下来的福音」;作牧养的,要遵守「使徒的教训」来牧养羊群;作教导的,要根据「使徒、先知的教训」去教导教会。后面这三样职分的功用,是根据第一、第二职分所记载的圣经内容来产生功用的。这样,你不能把使徒、先知和牧养、教师、传福音的相提并论;这五大职分中间有两个是特殊的,另外三个是每一个时代都有的。

你说:「根据什么这样分呢?为什么有这样的分法呢?」我要请你注意,这两个职分之所以是重要的,因为有另外一段圣经把他们的重要性提出来了,那就是以弗所书二章20节:「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我们从这一段的圣经看见这两个职分是被突显出来的,这两个职分是超过其它三个职分的。这两个职分的优越程度、这两个职分的特别程度就在于他们是「根基」。你这个教会的根基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上面,你看到了没有呢?所以使徒和先知的重要性在哪里?是什么?他们是教会的根基。全本圣经没有说教会的根基是传福音的、教会的根基是牧师、教会的根基是教师。没有一个神学老师的教导有资格建立教会的根基;没有一个牧师可以说:「你们整个教会是建造在我上面,我作你们的根基」,没有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传福音的布道家可以说:「教会是因为我作根基才建立起来的」,这是不可能的。教会的根基不是传福音的,也不是牧师、不是教师。那教会的根基是什么?是使徒和先知。旧约的某些先知把上帝的话写成圣经,新约的某些使徒把上帝的话写成圣经,就是这些先知和使徒写下的圣经,成为我们信仰的根基。所谓「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真正的意思就是:教会是建立在使徒与先知所传讲上帝的话语上面,才叫做「教会」 。你明白吗?就因为这个根基性的位分、根基性的本质,所以这两个职分超越其它三个职分。

这两个职分除了在以弗所书四章ll节和二章20节提出来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提出来?有。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这里提到的是父神在教会所设立的,也提到职分的问题,和哥林多前书十二章4-ll节所讲的恩赐是不一样的。28节说:「上帝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在这里很清楚地给我们看见有位分的高低、有等次的先后。上帝在教会里面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接下去是行异能的,之后是医病的,再其次是帮助人的、治理的,最后是说方言的。这个摆列告诉我们,使徒的重要性是第一,先知的重要性是第二,而说方言的重要性是最后。你不能把因果颠倒过来,认为讲方言是最高的,讲方言的好像是进到三层天的最顶峰,然后轻看使徒的教训、轻看先知的预言、轻看牧师的教导、轻看长老的地位,正像是今天的教会所显明出来的现象。许多人因为会讲方言,就认为自己最属灵、自己最高,连所有的牧师、长老、执事、信徒全都看不起,连圣经的话也看不起,「因为那是使徒讲的、那是先知讲的,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讲方言,是圣灵现今个别对我传讲的,所以我的话比圣经更高!」这是很违背圣经的事情。


「使徒」先于「先知」

现在再回到这几段圣经,请你注意,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以弗所书二章20节和四章11节,摆列顺序中最先的都是什么?使徒。第二是什么?先知。现在我有两个很重大的问题要跟大家讨论,就是使徒跟先知的重要性。我们已经从圣经中肯定了他们根基性的地位,但是我要问,同样是作根基的,为什么总是使徒排在前面、先知在后面?如果我说:「教会的根基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上面」,对不对?对。可是如果我说:「教会的根基是建立在先知和使徒的上面」,对不对?你们不敢回答。为什么?因为次序不一样,所以第一件要解释的问题就是「次序」的问题。为什么这三次出现的两个职分,总是「使徒先、先知后」 ?为什么不可以有时候是「先知先、使徒后」 ,有时候是「使徒先、先知后」?为什么每一次出现同样名词的时候,一定是说:「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呢?「使徒和先知是教会的根基」,为什么是这个次序?

「次序」重要不重要?重要。上帝是很注重次序的,对这一方面的普遍启示有一点点了解的回应者是孔子,他也是很注重次序的,所以「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参:《大学章句》)。今天灵恩派最大的毛病就是次序的混乱,他们引用圣经:「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十四:40),但他们在解释圣经的事情上是最不懂规矩的。所以他们把次要的当作重要的,重要的当作次要的;相对的当作绝对的,绝对的当作相对的;把上帝的启示放在一边,自己的感动当作上帝的新启示。这个完全是次序的混乱、次序的颠倒。不但如此,圣经说:「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林前十四:15)他们却把这个次序转过来说:「你们用悟性祷告算不得什么,要用灵祷告;所以你们不够,你们要讲方言。」完全颠倒次序的解经!但是这样的派系正在占上风,正在开始除灭教会正统的根,你们竟还没有发现撒但怎么在你们中间做工!我们要回到上帝的话。我再对你说,「次序」很重要。保罗讲道的时候,「次序」很重要;所有的使徒们讲话的时候,「次序」很重要。甚至是「你们要与上帝和好」、「我劝你们与上帝和好」(参:林后五:20),那个次序只有「人与上帝和好」,从来没有说「上帝与人和好」,你看见了吗?这是圣经的严谨性,「次序」的问题、「先后」的问题,还有「重要」、「次要」的问题。上帝的话本身就是有先有后的。

那么我问你,旧约里面有先知,可是有没有使徒?没有。新约里面有使徒,有没有先知?有。那么,先有先知,或者先有使徒?先有先知。先知原文的意思是「上帝的代言人」,使徒原文的意思是「上帝所差遣的人」,他们分别是旧约、新约最重要的两批事奉的人。

在旧约里面,上帝的话透过一些人传讲出来,这些人叫做「先知」,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上帝的代言人」,这些人把耶和华所启示的话讲出来。我们中国人每一次提到「先知」的时候,就受了时间观念的影响,以为「优先知道」 、「先知道」、「预先知道」、「先讲的」就叫做「先知」。原来并不是这个意思的,我们常常被中文的这个「先」字的意思误导,把我们的观念弄乱了。我们以为他如果比别人早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就叫做「先知」。圣经不是这样的,圣经所说的「先知」就是「上帝的代言人」;圣经讲的「预言」就是替上帝说的话,这个叫做「上帝的话语」。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四章1节说:「要切慕......作先知讲道」,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是:「你们要羡慕传讲上帝的话」、「你们要羡慕作为上帝的代言人」 ,这个就是「先知」的意思。

接下去,「使徒」这个字,希腊文是 apostolos (the messenger 就是「蒙差遣者」)。旧约里面有没有使徒?你刚才说没有。可是旧约里面有没有蒙差遣的呢?有。谁在旧约里面是蒙差遣的呢?所有的天使。他们是上帝所差遣的,从天而来的,是「天所差来的使徒」,叫做「天使」。所以广义来说,旧约里面有没有使徒?有。旧约里面的使徒是不是人?不是。旧约里面的使徒是谁?是天使。因为他们是灵界里面的被差者,所以叫做「天使」。而新约里面被差遣的不是灵界的,而是人,是有血肉的人,与耶稣基督同住在一起的人,蒙基督拣选、蒙基督教导,与基督生活在一起,然后传福音给万民听的人。所以,旧约所谓的 the messenger 是指灵界的,新约的 the messenger 、apostolos 是指基督亲自呼召拣选的人。

所以,旧约里面有没有使徒的功用?有没有被上帝差遣的?有。新约里面有没有先知的功用?有没有代上帝说话的?有。这样,使徒与先知的名词就有「广义」和「狭义」的解释了。先知跟使徒传讲上帝的话、记录上帝的话,是蒙上帝自己的恩召、蒙上帝自己差派在旧约和新约的两群事奉者,两个大的职分。所以耶稣基督升天的时候,就把五大职分赐给教会,就把使徒、先知赐给教会。

为什么这个次序是使徒在前、先知在后呢?你要透过新约,才能正解旧约;你要真正明白新约的意义,才能真正明白旧约的意义。新约是旧约的成全,旧约是新约的预备。在新约中间隐藏了所有旧约预言的成全,在旧约中间隐藏了将要被成全、将要来的新约的救赎。所以救赎的影子,在旧约里面已经投射进去了;但是救赎的成全,要到新约才展现出来。旧约隐藏着新约,新约成全了旧约;旧约包含了新约,而新约兑现了旧约。那么旧约所预言的、新约所成全的,最重要的重点不是其它宗教仪式的问题,乃是基督和他救赎的问题。

这样,把新约、旧约整个拉在一起,前后一致、彼此相辅相成的结果,我们看见最中心的思想和信仰的对象就是耶稣基督。你读旧约的时候,你要读出耶稣基督来;你读新约的时候,你要读出耶稣基督来。所以,旧约成为你信仰的基础,新约也成为你信仰的基础;而旧约跟新约中间那个中心信仰根基的真正房角石是谁?是耶稣基督。透过基督,我们看见全本新旧约已经为他作见证了;透过基督和他的灵,我们看出被启示的先知和使徒的信息里面,中心点就是主和他的救赎、救恩,这就成为建立教会的基础。所以,使徒和先知是教会的根基。

那我要问,为什么是使徒先、先知后?这也要透过新约才能明白旧约。这是一把解经的钥匙,这是圣经的总原则。在新约的成全里面,你发现原来旧约已经隐藏了这些所要成全的预言,所以我们就可以从新观约清楚地看见旧约,这是基督徒与犹太人解释旧约最大不同的地方。为什么犹太人没有认出耶稣是救主呢?为什么犹太人所认知的弥赛亚不是那位生在伯利恒、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呢?因为他们没有用新约的钥匙去解释旧约,他们只是透过他们狭窄的民族主义和对弥赛亚的错误观念去解释旧约,一直看到今天还没有看出正确的基督论来。正像我所讲的,那个十字架旁边的强盗对基督论的了解,他的准确性超过了受耶稣训练三年的门徒。虽然彼得在第一次公开承认耶稣基督的信仰里面已经讲了:「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但是追溯到内容的时候,还是被那种狭窄的民族主义所捆绑 -- 「基督到世界上来,就是要完成、恢复大卫宝座的使命,复兴以色列国」。所以当耶稣升天以前,他还是用这一句话来问耶稣;耶稣就否定他,叫他等候圣灵充满,才有能力从耶路撒冷直到地极作主的见证。

现在我们回头再看,为什么犹太人解释旧约跟我们不一样呢?直到今天,犹太人看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的时候,是怎么解释的呢?他们说,那是指以色列民族在希特勒时代受逼迫、代替全世界的人担当罪恶。而基督徒的解释又是什么?圣灵在使徒行传第八章已经对我们说了:那一位受苦的上帝仆人,就是钉十字架的耶稣基督。从哪里知道呢?那时腓利被圣灵感动,向那个埃提阿伯的太监讲解:这些都是指着耶稣基督讲的。所以我们今天看见整个基督教教会对真理的认识,是透过新约的钥匙去解开旧约的预言。这样,使徒的重要性超越先知的重要性,你就明白这次序的问题了。


今日已无「使徒」、「先知」的职分

倪柝声说:「使徒是谁?到处周游建立教会的人,就叫做使徒。先知是谁?那些传扬上帝话语的人,就是先知。」如果是这样,倪柝声所讲的「教会的根基」就跟以弗所书二章20节讲的配不上来了。教会的根基要建立在哪里?是建立在那些周游传道、建立教会的人身上吗?他说:「保罗周游各乡各城,建立教会、设立长老,所以保罗叫做使徒。」不是的!保罗是耶稣基督差派,向外邦人传道的使徒。保罗写下的道才是教会的根基,保罗本身并不是教会的根基;保罗的职分是为了要把上帝的话奠定在世界上,传扬信息是他的事奉。为这个缘故,我们看见倪柝声对使徒、先知的解释留下了一个祸患,日后就有一些人认为他们自己是使徒、是先知。

现在我问你,使徒所传讲的信息,先知所记载的上帝的道完整了没有?已经完整了。上帝的道启示在人间齐备了没有?已经齐备了。所以就不需要有新的使徒,不需要有新的先知;所以今天世界上没有使徒、没有先知了。我如果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周功和使徒」,你接受吗?你不可以接受。「有一个唐崇荣先知」,你接受吗?你不可以接受。为什么呢?因为上帝所启示的道齐备、成全了,这两种职分己轻没有了。

你说:「使徒的职分没有了,先知的职分没有了,他们写下的道也已经成为教会历世历代的根基,而且也都齐全了。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有两节的圣经:「上帝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彼后一:3),「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这个「一次」是表示「成全」的一次,不是指「赐下」次数的一次。希伯来书说是「多方多次」(来一:1),为什么犹大书讲只有一次呢?这个「一次」就是 once forever ,是一次成全直到永远。这 once forever 的观念在希伯来书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来,时态是用过去分词,但又是能够继续下去的,所以是一次成全直到永远有果效的;正像基督一次献上他的宝血,洗净的功能是永远没有停止的。为这个缘故,教会今天在地上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就不需要再有使徒、不需再有先知了。因为如果有新的使徒、新的先知在每一个时代兴起的话,就等于说每一个时代的教会可以重新有新的根基了。你明白这个危险性吗?

所以灵恩派的大问题,就是他们说:「上帝对我说、上帝启示我......」,这些话不等于他们比一般的牧师、传道更属灵,这只表示他们正在冒犯一个原则。如果他们说自己领受的启示,是与圣经使徒、先知领受的启示等量齐观的话,请问,他是否就是现在的使徒、现在的先知?如果他是现在的使徒、现在的先知,他所讲的话就等于是上帝的话、上帝至圣的真道、活泼的圣言吗?如果是的话,你就无形中一定要承认这本圣经还没有完全。这个太严重了!如果这本圣经已经成全了,为什么还有新的启示?你说:「是啊,圣灵比圣经更大。」这是灵恩派的通病,他们认为这本圣经是「过去的记录」,而且现在圣灵还照样工作,所以他们还照样可以领受启示;这样,他们无形之中否定了圣经的全备性。如果你没有防备这个副作用,如果你没有注意到副作用破坏正作用的危机,你就会进到一个更可怕、更危险的地步中间。

如果你说:「不不不......,圣经还是圣经,我领受的启示没那么重要。」若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丢掉重要的来领受你次要的?我要回到上帝绝对的、完全的、齐备的、经过两千年考验的话语作我的根基,我不要次要的。如果你说:「我领受的启示是更重要的」,那你把圣经放在什么地位上呢?所以不能另立根基。保罗说:我所传的,就是上帝的话,是当日主吩咐我的,我对你们所讲最要紧的,就是基督的死与复活,这些都是照着圣经所说的(参:林前十五:1-3)。所以他传的新约是照着圣经说的,就是指旧约的预言。新约救赎的福音和旧约的弥赛亚预言是合而为一、前后一致的。使徒和先知的教训已经成了教会的根基,就不需要再有新的使徒、新的先知为我们另立根基、另得上帝圣言的启示了,因为上帝的话已经全备了。

这个时代没有使徒、没有先知了,但是,这些灵恩派的人大胆到一个地步,竟重新按立使徒。去年美国富勒神学院的彼得·魏格纳(Peter Wagner)飞到新加坡,替邝健雄按立作使徒(你们许多小组教会如痴如狂地去吸收、模仿他的教会),那不是「使徒」,那是「糊涂」。他们把邝健雄当作使徒来款待,把他按立成使徒,这是天大的笑话,是对圣经非常不尊敬的,是对教会根基的漠视,好像可以重新建立根基的冒犯行动。现在绝对没有使徒,现在绝对没有先知。自从圣经结束以后,就没有使徒和先知了。
 

今日仍有「使徒」、「先知」的功用

宣教士是不是蒙上帝差派的?是蒙上帝差派。既然蒙差派的叫做使徒,难道我们差派去南美洲传道的宣教士就不是使徒吗?不是!他们是「宣教士」,他们是「被差派的、传福音的」。所以,第三个「职分」加上了使徒的「功用」,就变成「被差的宣教士」。被谁差?被教会差。差的时候有没有上帝的主权?有上帝的主权。上帝透过教会差遣人去传道的时候,这些人是宣教士,不是使徒。使徒的职分没有了,但使徒的功用还在。若有人被教会差遣去作宣教士,从「功用」上他是「蒙差遣的」,好像使徒一样;从「职分」上,他不是使徒,因为他不是构成教会信仰的根基,这个要弄清楚。

照样,先知的功用还存在,但先知的职分没有了;没有人可以直接代上帝讲话,直接从上帝的启示而来的这种职分已经没有了,但是今天照着圣经已经启示的道来传道的人,他们是正运用先知的「功用」 ,但他们不能被称为有先知的「职分」,你明白吗?这样?我们还有没有说预言的呢?有。有一条最伟大的预言还没有成全,那就是「耶稣再来」。当我讲「耶稣再来」的时候,我是不是用先知功能讲预言呢?这句话是上帝的话,而且是还没有发生的。所以,从时间性来说,我是在说预言;从代上帝说话的权柄来说,我是在说预言。但是我和过去有先知职分的人,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从前的先知是「直接领受上帝的话讲出来」,我今天是「领受已经写下的道传出来」,不一样的。所以我只有「间接的功用」,没有「直接的功用」;我是间接执行先知功用,不是直接从上帝领受他的启示。

这样,我们就可以区分开来了:先知、使徒的事奉是职分里面最重要的,在当代传话给万代;他们所写下的上帝的话语,就成为教会的根基。所以使徒行传第二章提到真教会的记号时说:这些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徒二:42)。这样,他们有从上帝而来的使徒教训,他们有向上帝发出的祷告,他们彼此的交接是圣徒的相通,他们擘饼记念基督的爱,有圣灵的运行,这些都是真教会的记号。真教会是在教训上建立起来的,就是先知和使徒的教训。

全文: http://www.pcchong.com/mydictionary/Special/Kingdom_church_ministry4.htm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